www.mg4155.com > 大明辅君 >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九十八章 将门虎子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卷 年少轻狂多仗剑 第九十八章 将门虎子

小说:大明辅君作者:豆豆守望者字数:3785更新时间 : 2019-11-09 00:34:07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朱纯臣顿时不知所措,看着张维贤道:“张兄,这可如何是好,你快快想想办法。”

    此时三人之中只有张之极手里有一把剑和一支手~弩,而这支手~弩里面也只有一支短箭。

    张维贤见前后两方的人都渐渐围了上来,他望着朱纯臣道:“胡同口四人,那边恐怕是不易冲不出去了,我们掩护你从前面冲出去,你出去后道府里搬救兵,我们父子支持个一时半会应该没什么问题。”

    朱纯臣一听,急得快哭了出来,前面的胡同两辆车将路拦的死死的,如何能冲的过去,他对着张维贤道:“前面都堵死了,马也跃不过去啊,这可如何是好?”

    张之极一见朱纯臣的样子,心里一阵气恼,同样是开国功勋后人,又同样位列国公,怎么就如此胆小怯懦,竟是这种人提督京营,日后的京营会被他祸害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张之极也顾不上什么长幼尊卑了,开口斥道:“我们挡住前面那二人,你弃马从车上爬过去不就是了,过了那两辆拦路的车,你跑快些回去叫帮手,我们二人的性命就交给你了。”

    此时的朱纯臣也不在乎小辈的不敬了,他也只是一时慌张忘了还能弃马爬过去这回事。

    英国公父子二人只要拦住了几人,那么朱纯臣便不再有性命之危,此时他一改之前怯懦的样子,满面豪气的拱手道:“贤侄放心,搬救兵的事就交给我吧。”

    说完,朱纯臣一马当先朝着前面的两人冲去,张维贤父子二人想拦却也来不及了,二人只能赶紧驱马跟上,不管后面的四个人马。

    朱纯臣本以为他在马上,前面那二人在马下,他骑马硬冲过二人的封锁不是难事,人如何能和快马对抗。可是事与愿违,就在他的马快要撞上那二人的时候,那二人迅速闪身让开了,但让开的时候却是二人一起挥刀,两把刀同时砍在了马的前腿上,朱纯臣座下骏马双腿被齐齐砍断,马儿哀鸣一声向前栽去,急行中的骏马失了蹄,马上的朱纯臣自然也不能幸免,被快马远远的甩飞了出去。

    兴宁胡同地上是坚硬的青石板铺就的路面,这一下朱纯臣若是头脸朝地,只怕就算不摔死也要摔晕过去,还好落地时他拼命用胳膊护住了头,才不至于晕倒,不过落地后他那肥胖的身躯在石板路面上向前划了好一段距离,朱纯臣只感觉两只胳膊上的皮肉好似都磨没了,脑子里只剩下火辣辣的疼。

    那几个女真人本来只是想刺杀张维贤二人,也没想到竟是买二送一,既然那人撞倒了枪口上,这些人也不介意顺便送他一程。

    朱纯臣也顾不上疼痛了,只想赶紧爬起来逃命,但在朱纯臣摔下马的时候,那两人便分出一人去拦住张维贤父子,而另外一人提刀朝朱纯臣跑去。

    就在朱纯臣要爬起来的时候,只感觉身后一丝寒光闪过,他脑中顿时升起了危险的念头,这时只听后面的张之极大喊“小心”,朱纯臣来不及多想,也不用回头看便一骨碌朝旁边滚去,堪堪避过砍来的那一刀。

    如此危机的时刻张之极竟有心思觉得成国公那肥胖的身躯滚得如此灵活真是难为他了。

    此时张维贤手里没有武器,只得驱马绕行与拦路的果赖周旋,张之极见状大喝一声:“爹,接着。”,然后就将手里的剑一把丢给了张维贤。

    张维贤接过宝剑丢开剑鞘,挥剑与马下的果赖挡了几招。

    前面的朱纯臣第一下狼狈的躲开后,那刺客欺身跟上,这第二刀朱纯臣是无论如何都避不过去了,虽然张维贤牵制住了果赖,但张之极此时与朱纯臣尚有一段距离,现在再去救援已经来不及了,就在那刺客一刀麾下的时候,张之极一边策马前行,一边射出了手里的手~弩,一箭正中后心,那刺客手里的刀挥刀一半就直直的落了下来,正插在了朱纯臣的双腿之间。

    那刺客没成想张之极手里还有弩箭,一招不慎便丢了性命,然后整个身体便伏在了朱纯臣身上。

    朱纯臣总算脱离了危险,用力一把推开身上的刺客,就见裆下那把刀刃离他传宗接代的宝贝也就毫厘之间,不由吓得冷汗涔涔而下。

    张之极见朱纯臣也不起身逃跑,就在那坐在地上怔怔出神,张之极一阵气恼,他丢掉手里没了弩箭的手~弩对着朱纯臣大喝道:“快把那刀丢给我。”

    听到了张之极的喝声,朱纯臣才回过神来,坐在那里伸出双手努力想把刀拔出来,但那刀刚好卡在了两块石板间让他一时难以拔出。

    张之极一见他那样子也不再指望他了,说了一声,“不用管刀了,快去叫人。”

    朱纯臣倒也听话,爬起身便往后面拦路的车上爬。

    张之极骑着马从那把刀旁边伏身掠过,一把将刀拔了出来,接着再也不管朱纯臣,策马掉头回去驰援张维贤。

    此时原本巷口的那四个人马已经赶了过来对张维贤形成了夹攻之势。

    本来张维贤对着马下那人还有马上之利,此时却成了被上下围攻。

    张维贤一对五毫无胜算,就算勉力招架都难,他只能不停走马周旋,偶尔出剑对攻几下。

    果赖眼见如此优势都不能尽快拿下张维贤,不由的有些心急,这里住的可都是王公贵族,哪家没有个几十看家护院,随便一户人家只要出来驰援一下他们就抵抗不了。

    果赖朝着几人喊道,不用担心他们后路逃跑:“速速将他围杀。”

    听了果赖的话,原本一边攻击一边堵着后路防止二人逃跑的四名女真人,便由一人在后路继续缠住张维贤,另外三人也不急着进攻,策马分三面绕过张维贤将他围在了中间。

    如此一来张维贤再想绕圈周旋已经不可能了,被四人近身围攻,张维贤支撑的左支右绌,不到片刻身上便负了两处刀伤,而此时的张之极却刚刚救下朱纯臣调转马头往这边赶来。

    张之极对着马上的四人已经是万分艰难了,更是无暇顾及马下的果赖。

    果赖趁着张维贤被围攻之机,又是一刀砍在了张维贤的马腿上,身下马儿断腿吃痛,哪还能撑得住背上的张维贤,一声悲鸣就将张维贤掀翻。

    张维贤身下坐骑倒下,他人也跟着朝右侧侧翻了出去,而这时右边那女真人正好一刀攻来,张维贤整个人就趴在了那个刀尖上。

    这一刀插的甚深,张维贤肋下吃痛,却更激发了凶性,借着坠马之势一手握住对方那握刀的手,连人带刀一起拉下了马,而他肋下的刀也随着他的动作又插的深了几分。

    二人坠马落地的瞬间,张维贤手里的剑一把抹过那坠马的女真刺客的脖子。

    此时的张维贤胸前后背已经有了三道半尺长深可见骨的刀痕,已经肋下那仍插在身体里的刀伤。一剑结束了那人的性命,他甚至来不及起身,便感觉背后有刀砍来,他只来得及抬手挥剑,但他挥出的剑也只是略微阻挡了一下背后一刀的势头,接着就感觉背上传来一阵深入骨髓的疼痛。

    张之极此时已经赶来,看着张维贤身前插着一把刀,后背又被斩了一刀,他大呼一声:“爹。”,然后用尽全力举刀挡开前面三人挥来的刀锋,只是这一下只能勉强挡下两刀,第三刀还是砍在了他的左臂上,只是如此一来他也穿过了三人的封锁。

    张之极看着重伤的张维贤,哪里还顾得上自己这点小伤,坐下快马朝着前面的果赖撞去。

    果赖没想到张之极能这么快通过另外三人的阻拦,来不及举刀,便只能闪身避开那撞来的快马。

    勉强支撑的张维贤眼前一片模糊,见儿子赶来驰援,他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张之极不知张维贤的伤势到底怎样,只看他满身的伤痕,身前还插着一把刀,眼见张维贤倒了下去,他便以为张维贤被这几人杀死了。

    刚冲过张维贤身前的张之极右手握刀,左手用力一勒马缰,身下马儿一个横刀立马便调转了头,立在了张维贤的身前,将那四人三马与身后的张维贤隔了开去。

    此时的兴宁胡同巷口早已没有刺客拦着了,张之极只要策马便可逃离刺杀,但他却一动不动的御马拦在张维贤身前,即使他以为父亲可能已经身死,就算这样,张之极也要用性命保护父亲的尸首不再受辱。

    张之极一手执缰一手横刀,朝着仅剩下的四个女真刺客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来呀!”

    六人围杀两人,竟还被人杀死了两个,再见张之极那能逃而不逃还一脸拼命的样子,剩下的几人对张之极突然有些敬佩,果然是将门虎子。

    但敬佩归敬佩,该下手却也不能手软,毕竟此时此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张之极那一声吼完,感觉身体里血液沸腾,这毕竟是他入京营一来第一次的生死搏斗,而且是他第一次亲手杀人。

    对方马上三人也迅速围了过来,张之极却不如张维贤一般策马周旋,他就驻马在张维贤的身体之前以一敌三,只是很快,不过三个回合张之极的身上便添了几道刀伤。

    张之极一边抵抗马上三人一边留意着马下那人,一刀挡开了对面一人的攻势,张之极眼角的余光便瞥见马下那人又打算故技重施砍他的缰绳。

    马下之人一刀挥来,张之极再次立马,马蹄高高抬起堪堪避过了那砍马腿的一刀,然后双蹄朝着那偷袭之人踢去。

    马下的果赖没想到两次建功的砍马腿这次竟然失了手,他见马蹄踢来只得翻身后退躲开。

    虽然避开了马腿被砍落马的危机,但马上砍来的一刀他却没能避过,那一刀正砍中了张之极握刀的右臂。

    手臂猛然吃痛,张之极握刀不稳,手里的刀被另外一人挑飞了出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www.mg4155.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