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mg4155.com > 网游之近战法师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共鸣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八百六十五章 共鸣

小说:网游之近战法师作者:蝴蝶蓝字数:5813更新时间 : 2016-12-22 12:07:05
    第八百六十五章 共鸣

    夏飞怀犹豫了那么瞬。御夭神鸣和战无伤凡经飞般必泄不了陪美女做事,无论做什么他们都很喜欢。两人一起过来拦住顾飞:“千里千里,这种小事就不麻烦你了。杀人抢劫什么的才是属于你的艺术,你留下来接着练吧”。

    “你们俩一边去顾飞气,如果说席小天来骗这一屋子的人    无疑这两个家伙绝对是最容易上当的。估计对着这两人笑一笑两人就已经要失去意识了,让他们跟着去看看席小天的举动,那不是和没跟一样。

    “我跟去看看。”顾飞回头朝大家交待了一声,跟着席天就去了。御天神鸣和战无伤两个再硬跟着。有个顾飞横在当间,两人估摸着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很识趣地留下了。

    “去哪?”出了门,顾飞问席小天。

    “取一些定制的东西。”席天说。

    “什存东西?”

    “行骗用的装备。”席小天一笑。“又恶心到你了?”

    顾飞无语。该怎么说呢?这是他很鄙视的一门手艺,但偏偏此时他们又需要借助这手艺。他不得不又想起那句俗不可耐的话,什么枪是有益还是有害要看掌握在什么人的手中什么的。可这次到底算有益还是有害?顾飞也说不太清了。他只是想通了一点:是英奇搞鬼,给大家带来麻烦在先。游戏里没有说理的地方,这种事只能靠自己来解决。亲手以牙还牙。坦白说顾飞倒也挺中意这种方式。如果只是单纯一场联就能解决那真是完美不过,但偏偏这次又是一个眺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对手,这让顾飞很是无力。而席小天却又在这样的处境下显得如鱼得水,顾飞的不爽不由地提升了几级。

    “赶紧安吧!”顾集没理会席小天,只催促她速度。                “这不走着呢吗!”席小天嘀咕了一句,领着顾飞在云端城的街道间穿行着,片刻后来到云端城的旧城区。旧城区如区如其名,又破又旧。在这里活动着一个个都衣不遮体,像是流落在此间的难民。这里风景丑,人也丑,是整个云端城最荒凉,最没有玩家生气的区域。除了被任务逼迫的,绝不会有人到这里来。通缉任务走遍云端城大街道的顾飞,却是从未来过此处。他诧异地望着这一片与印象中的云端主城格格不入的景象,几乎要怀疑他是和席小天用了传送卷轴换了个地方。

    “这是哪?”顾飞忍不住问道。

    “破区啊!你没来过?。旧城区被云端城玩家称之为破区,非常直白。

    “没有顾飞东张西望。

    “那只能说明你从来不做游戏里的任务。”席小天说。

    旧城区虽然没人爱来,但还是有几个奖励相当丰厚的任务会遣送玩家来这地方,这几个任务竟然一个都没做过的,”四十多级的玩家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不是云端城玩家;第二,是千里一醉。

    头回来旧城区的顾飞多少有些好奇,这里不光破屋漏墙,空气中还时不时飘过些恶臭。这里也是个个面目可慌。让人对他们生活在这样的恶劣的环境也丝毫不会产生什么怜悯。要知道游戏里可是有不少悲是惹人落泪的,正因为他们都是假的,所以在人为的设计下才能玩命地玩可怜玩煽情。知道是假的就不会有感想?那电视电影就不会骗到那么多笑声和眼泪了。

    不过旧城区绝不是这样的一个所在。这里设计出来好像就是让人感到帐恶的,实在不是一个会让人感到有丝毫乐趣的所在。

    “来这干嘛”。顾飞好奇完了。和任何一个玩家一样,对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好感。

    “找人        ”席小天说。

    “人,还?”顾飞需要确认,他不认为会有人乐意在这种地方与人约会。

    “人结果席小天的答案让顾飞意外。

    顾飞也不多废话了,紧跟在席天身后,到了一处土墙都已是焦黑色的破落院子外。席小天看起来很是熟门熟路。直接走到土墙上缺了一牙的一个。所在,踮起脚朝里一探脑袋:“碰碰,我来了,在不在?”

    “在破院里传出一声回应。席小天跳了回来,朝着一边继续走着,前方土墙缺了一口,一人站了出来,朝席小天招着手。

    “韩碰碰。”走到跟前,席小天向顾飞介绍了一下。

    “你好。”顾飞点点头。

    “这位,认得出来吗?。席天笑着问韩碰碰。

    “千里一醉?”韩碰碰看顾飞一黑袍法师,席小天又有意这样问,自然应该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大名鼎鼎的黑袍法师,不猜千里一醉那只能是个傻瓜。

    “来,进来吧!”韩碰碰把二人朝破院里边让。

    “这个”是哪里?”顾飞疑惑,难道这个破院也算是一处房产?是属于这个韩碰碰的?这样的地方。的价应该是云端城最廉价的了吧?

    “城里房子太贵了,咱买不起,只能窝在这么一个地方了,还算隐蔽。千里老大你回头可不要把我说出去哦!”韩碰碰说着,最后一句却明显是玩笑,看得出他对席小天似乎卜几言任。千是爱屋及乌地就信任起了席小天带来的    “

    进了破院,顾飞立刻看到一院子的杂物,碎木屑,碎纸渣子,还有各色古古怪怪顾飞也不认识的材料。而韩碰碰则径直朝着一块巨石走去。这块巨石半人多高,很是平整。上面堆了不少东西,看起来倒像是一张桌子。走了一半。韩碰碰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回头道:“千里老大,久闻你的暗夜流光剑了,不知道能不能让咱开开眼?。

    “可以啊”。顾飞把暗夜流光剑从口袋里取了出来。韩碰碰看了一眼    跑到了土墙下的一堆碎木堆中翻了几下,跟着就跑回到了顾飞旁边,拿着手中一样东西和暗夜流光剑一比划,摇头道:“妈的,我就知道那些画图的不靠谱,这差得也真太远了,尺寸都不对嘛!”

    顾飞这一看差点没晕过去,韩碰碰手中是一把木利,但明显是仿他暗夜流光剑的造型,而且还上了色。乍一看顾飞真的都有些迷糊了,不过多看两眼,许多细节上,还有尺寸上都是有明显出入的,尤其是暗夜流光剑身为极品装备的那一抹光晕,韩碰碰的木剑是半分也无。

    韩碰碰也果然注意到了这问题,伸指摸了摸暗夜流光剑:“呀,这就是极品装备特有的光晕吧?这中暗紫色的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这倒真是个挑线        。

    “你”你干嘛的?”顾飞多少已经有些觉悟了,却还是忍不住问了。

    韩碰碰不答,一个,劲地在那研究顾飞手中的暗夜流光剑,直到顾飞把剑又插回口袋了,那家伙目光才收起,但也没顾上回答顾飞的问题。而是飞快从怀里掏出一本,一边嘴里念叨着一边就在本上书写起来。那一瞬间顾飞真以为是佑哥附体了。

    “他是?。顾飞回头望向席小天。

    “和你想的一样,做假货的。”席小天说。

    “靠!”顾飞忍不住脱口道,作为老师的他,平时还是尽量避免口中出现这类字眼的。说着四下里溜了一圈,发现这个韩碰碰真是身手不凡,周围这些垃圾堆里埋藏有不少他的作品。木头做出来的装备,竟然真的仿佛极品装备一样仿佛有一层光晕。和极品装备熟悉的玩家,细看还是可以区分出不同的,但就这效果,这是怎么人工搞出来的,顾飞完全理解不能。

    这韩碰碰笔记本上做完了记录。又凑到了顾飞身边:“千里老大。听说你还有一本通缉执照?能不能

    “不能”。顾飞黑了个脸,无意间成了假货帮凶,顾飞真想砍了这家伙。但一想人家这手艺和等级估计压根就没关系,砍了又能怎样?毁了他这假货车间?顾飞又生出这念头。很显然,韩碰碰做的这事需要隐蔽,可是他买不起游戏里的私宅。于是只好躲到旧城区里的这么一个。破院里。顾飞来时在这周围没看到一,想必就是任务玩家也不会踏足此地,到把这弄得像是他的私人院落一般了。

    “你不要产生太多的联想了口。席天此时终于走过来说话了,“碰碰不过就是个手艺人,他这些东西嘛主要还是应我们这类人的要求。是我们拿去市场上用来行骗。和他是没关系的。他拿木头做做装备玩。这不碍什么事吧?”

    “这顾飞一时间无言以对,对眼前这个山寨爱好者有些没脾气。人就是喜欢做些山塞产品,结果山寥货被人利用,拿出去行骗,这又是一笔乱账,说责任都有责任。可想阻止,却又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把这山寨作坊曝光,也杜绝不了弗碰碰换个地方重操旧业。而且这家伙看起来很受骗子们器重,逼急了骗子们合资给他搞一处房产    那时又能奈人家何?游戏拟真,产生的问题真是方方面面,那个叶小五天天嚷嚷着自己的功夫破坏了平衡,可是这样的手艺人呢?拿块木板做出的暗夜流光剑都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这又怎么算?

    当然,至少他做不出游戏装备的属性数据,买家真要认真鉴定,肯定还是上不了当的,这就要看席小天他们这帮骗子的手法了。

    “把我带来这样的地方。不怕我把你们这手法给曝光?”顾飞瞪向席小天。

    “曝光?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假换真这种行骗方式已经算是爷爷级的了,在网游圈里,更是从网游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有。交易时看小心,看仔细,多确认。你曝光后是不是就是做这样的提示?真可惜啊,这样的提醒声也不知存在了多少年了。但还是不断地有人上这样的当。就现在平行世界里!这种事件也早被人戳穿了。但结果呢?碰碰的生意反而更好了”戳穿骗术,有时反到会成为骗术教材,这很尴尬吧?。席小天说。

    顾飞不得不承认席小天说得是有几分道理的。既然有人在做这样的勾当,曝光这种事上当人肯定早已经做过了。可是韩碰碰依然混得很好。看起来还是这么忙碌,可知曝光根本就没有起到什么杜绝的作用。或许,这只有游戏方的介入,将韩碰碰这种人完全剔除出游戏才能从根本上解决。                可是,”顾飞望向韩碰碰,韩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删姗卜着他刚刚看过顾飞的暗夜流米剑后记录的笔记。正端川塞剑比划着,琢磨着,脸上时不时会出现疑惑的神色。但不管怎样,那一脸的专注,可以让人轻松看出他是多么得乐在其中。他是在行骗吗?不,他不是,他喜欢做这种模仿,可是,这种模仿别无所用。游戏里的玩家,有谁会愿意买这么一个仿制品来收藏?结果,他的才能却是被动机不良的骗子们赏识。

    猛然间,顾飞感觉到了一阵悲哀,学无所用的悲哀。这悲哀真是很熟悉。

    自己只是希望有一个可以使用功夫的环境,而韩碰碰,他大概更多的希望自己所钟爱的东西能得到别人的赏识吧?这需要去打碎它吗?

    虽然顾飞一再告诫自己,这和他所做的事是对是错根本是两回事,但是,看到韩碰碰投入专注的眼神,顾飞一再回避着。他甚至都在克制。看到弗碰碰那疑惑琢磨的神情。他甚至都有了将暗夜流光剑借过去让韩碰碰好好看个清楚的冲动。

    顾飞甚至想到了自己,自己在游戏里肆无忌惮地使用着功夫,虽然是尽可能地限定在通饵任务这个模式中。可像在城战中、佣兵团战中,像自己这样的身手,也是给别人带去了很大的困扰。虽然说在那些模式地战斗中死亡无损失。可准确来说,只是没有掉级、掉装备这种普通环境下比的损失罢了。在那样的比赛当中。死亡失去了积分。死亡失去了赢得比赛的机会,这又如何不是损失呢?

    自己造成的这些影响,和饰碰碰做出的东西被骗子拿去行骗,难道有什么不同?

    韩碰碰靠自己的手艺,带动起一个假换真的骗术产业;而自己靠着一身功夫,经常左右着一场战局的胜利,其实大多数时候因为他而败下阵的那些玩家,并不都是可憎的人,太多的人都只是普通的玩家,和自己身边的朋友也没有太多的差别。这个世界里本就没有善恶,大家都是一样,一场游戏而已,,                “喂,你想什么呢?”席小天网说了那段话就去找韩碰碰取了东西。结果转一圈过来。顾飞还在原地出着神。

    “没什么。一点心事。”顾飞说。

    “暴力飞也会有心事?”席天冉。

    “谁会没有呢?”顾飞说。

    “想什么心事?”

    “因为是游戏,就可以随意,这种想法。好像太简单了”顾

    说。

    “我知道啊,所以你也没怎么随意,你想耿,但你一直只是做通饵任务的不是吗?”席天说。

    “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不过太多的战斗都已经身不由己地卷入了,说不定,我的确也是个破坏者。”顾飞说。

    “那个。“也,是什么意思?”席小天说。

    “难道你不是?”顾飞问。

    “好吧,,我也是,比你还要坏得多。”席小天说。

    “那是当然。”

    “我希望你可以适当地谦虚一下。”席小天说。

    “在事实面前,不需要。”

    “暴力飞!”

    “骗子天!”

    四目相望,对视,走近,慢慢地,,其实你们看错了,这是没有的事。咳,这句不存在。

    “我什么时集来取东西?。席小天回头问韩碰碰。

    “这个,四小时吧”。韩碰碰说。

    “好,那我四小时后再来。”席小天说着,示意顾飞已经可以离开。

    “你到底找他做什么东西?。顾飞问。

    “记者证。”席小天说。

    “什么?”

    “记者证。你被多木木多采访过。看来他们是没有向你出示喽?我了解过了,各大网站驻游戏的记者。其实都是有记者证的,而且这东西是通过游戏方系统编制的。上有编号,用处很大。在些特别的时候。甚至可以凭证申请比保护。只不过在游戏里采访私人玩家,比如说像你,可能都不会有太多戒心,所以也不至于要出示记者证来证明身份。导致很多玩家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可事实上。这才是平行世界在线记者的唯一证明。英奇作为工作室,应该是知道记者证的存在的。而且他们应该不会忽略这个普通玩家大都不在意的细节。做个记者证,轻松蒙混。”席小天说。

    “不是吧?既然是系统给予的东西。那仔细点很容易就看穿了。”

    “至少我们应该先看一看真记者证的效果再做定论席天说。

    “这上哪找去?”

    “拜托,你借多木木多的看一下不就行了?”席小天说。

    “可这又有什么用?”顾飞不解。

    “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了。”席小天笑。

    写到了四点了。我真犀利,更犀利的是听说明早八点还要出门”我还能睡”三小时四十八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4xiaoshuo.com。www.mg4155.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4xiaoshuo.com